背景:
阅读新闻

我的实践,我的感想――兰州市西固区新维路社区社会实践感想

[日期:2011-10-08] 来源:  作者: [字体: ]

我的实践,我的感想

――兰州市西固区新维路社区社会实践感想

公共管理学2010级社会工作班    蔡振男

从来没有参加过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实践。在暑假里单独辟出十几天的时间去一个完全陌生的社区实践并生活,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尽管在实践开始前我们显得有些茫然,未知是最强的感受。但是大家都那么兴奋,包括我。因为眼前的经历必然会给我们每个人注定难忘的记忆。是的,虽然只是在中国千万社区中的一个里,我们的每一个环节都是那么顺其自然,普通得好像和平常的生活没有多少差别,但这个实践过程就像一剂催熟剂在十几天里催促我们迅速成长、成熟。任何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感慨万千。从整体的实践活动到社区,又从专业到集体生活,我们的生活被它们包围,思想也必然被它们充斥。

关于这样的实践活动――理性、坚持和大胆尝试

我们的实践以了解该社区的概况为主要目的。包括摸清社区的人口规模、性别结构、年龄结构、职业结构等方面。以此贯穿,开展了随社区干事社区工作、入户随访、策划并亲自参与亲子游戏、送节目入部队等活动,丰富而充实。尽管焦灼和不知所措总是掺杂其中,每个活动都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斩获。

这次实践和我们的专业是紧密相关的。这也是它最吸引我的地方。我们带着几个课题和任务来到这里。“或许我们的十几天就围绕它们展开”,最初我是这样想的。第二天我们就被分配给街道的几个干事阿姨,分别干着不同方向的社区事务。晚上我们开会,拼命地从各自不同的事务中挖掘我们想要的东西。第三天,第四天依然如此。但是我们渐渐发现,会议里的东西开始的难以挖掘,而我们的工作也趋向雷同,所以我们迷失了。我们的课题怎样完成?我们实践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其实我们心里明白,这样的日日重复式工作是社区阿姨工作的常态,也是我们作为对口专业实践需要了解和尝试的部分。但是它多少与我们的期望有所背离。在晚上的例会上,我们都提出了相似的困惑,却说不出我们真正想要的社区实践是怎样的,我们想通过这次实践获得哪些方面的能力提高。或许这就是我们缺乏实践经验的表现。但当被问到能否坚持时,没有一个人说“不”。这是我们切身的抱怨,却不是我们放弃的理由。同时我们也需要反复的枯燥工作磨练自己的意志。当时我做的最坏打算是,即便十几天都是如此。我也应该在每一个实践的细节寻找锻炼的机会,此行不可虚。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

几天以后,我们获得了入户的机会,是社区为我们专门提供的。知道这个消息,我们可以用“狂喜”来形容。我们前一天晚上开了一个滑稽的会议,冗长而空泛。试图把第二天的一切都考虑到,怕惹出乱子不可收拾。然而我们力不从心,很难把情况一一枚举。我们需要的是学习,是胆大心细尝试,是初次入户的经验和教训。这其实是多人同时进行的入户访谈。大一刚刚结束的我们事实上只有热情和常识,并不具备多少专业素质。接下来的两天入户访谈也碰到了让自己和访谈对象难以控制的场面,但是总体来说还算顺利。那个会议开得唯唯诺诺,但终须放手一搏。就像我们与社区的合作,我们与社区工作人员的互动从最初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水到渠成,依赖的也是放开的手脚,敢于向教训学习的勇气;也像临走前军区送节目,招待宴上被军官轮番敬酒,我才发现,喝酒是一种应酬的技能。我们这个年纪,可以学会以一种开放的姿态来面对各种事物。

关于这样的社区――面对现实且专业

这是一个因厂而盛,因厂而衰的社区。甚至社区最初的存在就是因为兰维厂。所以和其他小区比它是特殊的。在社区里,从任何一条道路都可以轻易走到附近的农村。由社区到乡村,脚下的路也会发生明显的变化。当地居民说,社区的寸土都是兰维厂的。水泥路,地砖,人行道……都是厂里修的。可见当年的兰维厂是盛极一时的。它拿稳定的运转养活了几乎是社区的每一个人。从社区的登记可以看出,早些年有多少来自甘肃其他地区乃至省外的人奔工厂而来,在这里娶妻生子,安家落户。如今厂因为各种原因难以维继,面临破产。这个社区就逐渐走向下坡。年龄结构严重失调,只剩下病弱残障留守家中。空巢老人、留守儿童问题日益严重。社区的工作压力也随之增大。除此之外,由于厂并没有宣布破产,社区居民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原本就不高的工资收入如今变得更加单薄,一些安置金和相关手续也一直没有着落。这从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居民的家庭成员关系和婚姻状况。

所以,显而易见,这是个让人心酸的社区。很多人被生活逼迫的无处逃遁。入户过程中我们见到了他们面临的各种问题。有的人家因收入过低而负担过重而苦闷;有的人家因有家庭成员重病在身面对高额医药费(有的患有国际疑难杂症,使用药物却不在医保范围内)而一筹莫展;有的人家因有成员工伤致残甚至死亡而痛苦绝望,这些工伤绝大多数竟然是因为厂里擅自改装机器。与此同时,厂方居然可以以市属厂的身份替员工缴纳较少数额的保险金,钻足空子;还有的人家有成员已带工伤非但不医治求助还继续工作……而有的家庭同时占有其中几种状况,可以用凄惨来形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居民仍反映有低保户为“关系户”。 社会是现实的,中国的熟人关系色彩在今天依然浓厚。而低保有些时候也成了享受低保人群的精神负担。“吃低保”三个字是常听到的,是对领低保人的莫大侮辱。或者,就这些居民的惨状而言,全国乃至世界各地都存在相似的情况,只是我们绝少接触,而这却是事实,我们不应该诧异的现实。然而当我们这些大一的学生面对这样一些以前不多涉及的赤裸裸的现实时,多少有些感性,难以保持中立。一个学年的大学学习之后我们知道的专业知识并不多,能用到的更少。而这样的一项原则我们确实知道的,但真的很难操作。当有一些这样的老年人把我们像救命稻草一样拉住吐苦水,并希望我们反应和宣传时,我们能做的只有频频点头。是的,我们应该说明我们能做的和不能做的,我们只是了解而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把他们的希望打破,没有这个能力战胜当时的情景,战胜自己。所以我们都还不是合格的社会工作者,并且差得很远。这一点同样体现在访谈时的提问技巧上。我们入户过程中很容易就触到他人的痛处,解开他们的伤疤。即使是按类似的套路出牌也一样如此。所以应学会及时刹车,控制局面,不让对方陷入崩溃。这还需要大量的锻炼。

然而我们是希望解决问题的,在分析问题的时候还是应该尽量客观。这些问题来源复杂,来自个人、工厂、社区、政府等各个主体。除了一些被生活逼得只能苦笑面对,搪塞自己和家人的人们,大多数人还是乐观的。他们的笑脸常常让人看到希望,也更能看到他们承受压力以后的释怀。很多独身老太太总是参加社区的活动,参加宗教活动,有自己的信仰,积极而上进。这让她们宽慰很多,也让周遭的人宽慰许多。另外,面对生活带来的困难,从青壮年到老年人,没有一个由劳动能力的人懒于劳作的,他们中的大部分都背上行李去异地打工,赚取生活费。有的孩子懂事,暑寒假从不回家,去挣取学费,让人感动。问题的主要来源还是后三者。工厂,即企业责任是长期以来被呼唤的,却一直处于缺失状态。社区开展登记、调查等工作有实际困难,但是社区的工作人员还是尽量做到最好,是相对敬业的。这个社区的基本资料此前一直归属于兰维厂管理,社区接手后资料混乱短期内难以重新彻查。另外,社区在一些工作上处在应付上级状态――这是一些同学协助干事工作室的深刻体会,这与上级的一些要求和政策脱离实际也有一定关系。政府层面则更多的是一些政策问题,也有对于国企的监管不力。在入户过程中,我们发现无业人员只买了医疗保险而无力负担养老保险的占多数。而一年上千的养老保险金额确实有碍于其扩大覆盖面。好在2011年新出台的改革试行政策大大降低了个人缴纳数额,把个人与政府补助作为主要基金来源,越过企业,减少了养老保险的推广阻力。总之,这三者是紧密关联的,要把事情做好只有靠三方的共同努力。我们此刻的任何具体意见和建议都缺乏可能操作性。即便是在工作岗位上也相差不大,专业和客观的分析必须有,而改变宏观上的东西难上加难。我们是在一个相对宽松、能动,绝对规制的框架下操作,所以专业就是充分利用这个相对宽松的空间。居民未来的生计问题在这个充满了机遇的社会总能找到解决的方式。他们在内蒙找到了一家工厂,愿意与这边的兰维厂签集体协议,获取经验工,工资总体上会翻一番。只要愿意的兰维职工都可以过去。虽然存在着举家搬迁的现实困难,这却不失为一个下岗后另谋出路的好去处。兰维工人用这样的能动“自助”给我们上了一课。

入户的时候被生活所迫的人甚至让我原来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所动摇。少谈过高的人生价值事实上也只有像我这样从来没有因为吃穿而发过愁的人才会拼命地寻找各种崇高的,至少是越拔越高的理由支撑自己的生活。简单地经营好自己的生活,珍惜自己的生活是最实际、最起码,有时也是最难的。这将是我们未来生活的首要主题。

关于这样的集体生活――我们要的是接纳和团体意识

这次实践我们15个人被安排在一个两室一厅里,连同客厅一共是三个房间,于是打地铺,每个房间满满的睡了5个人。这套房子处在我们实践的社区中,离社区办公点不远。离社区菜场也不远。我们分为3组轮流负责用实践经费买菜做饭,洗碗刷锅,一方面算是一种生活体验,一方面是为了节省经费。生活中的问题包括洗菜池堵塞,卫生间的堵塞等,也包括做饭安排的意见不一,小群体的行为影响集体等事无巨细。我们的作息是相对规律的。工作时间是8:3012:00,14001700.所以早晨7:00起,中午还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晚上有例会。其余的时间除了个人内务外一些时间需要准备工作或节目。一天下来有时候挺累的,前几天我们开工前都有很大的提前量,到接近尾声的时候,甚至快到点了大家都还疲累的睡着。

一个人,只有在被放入集体的时候优缺才一目了然。15个人的朝夕相处就像一面镜子。粉饰不了什么,遮掩不了什么。虽然在学校里我们是常常见面的同学,但当真正一起生活的时候发现我们并不彼此了解,最深的体会是众口难调。从生活习惯到行事方式,每个人有着迥异的决断。这里没有对错,只有差异。而此时的我们并不成熟,会一不小心彼此伤害还浑然不知,同时也比较脆弱,容易受伤。只因为大家都是带着棱角的人。十几天下来,伤的不深,有的已经结了痂,就还都是一张张笑脸。我们都明白,圆润一些会让别人和自己都少一点伤害。且放松让人理性,疲劳让人失去理智。身心疲惫的时候应减少作出抉择,这是原则。而有城府在把任何事情做完之前不妄下定论,操之过急则是走向成熟的表现。学着容得下不一样的个体是为了别人和自己,更是为了整个团体。

理想的团体极具向心力,每个成员都只做并愿做有利于集体的事。在这个15人的小小的生活圈子中,总是有一些同学可以做一些为大家服务的事。无论怎样,他们的动作像习惯一样自然,一定是长期形成的。这让我很感动,同时也惭愧。我不会去做危害集体的事,会在很多时候很有集体意识,却没有这样的习惯,在一个大家生活的环境中时不时的想到拖两遍地,或是烧一壶开水。不管是因为身为独生子女,还是因为从小生长在城市,我多少留下了些自私的痕迹。或许不是恶意的,但却是可以窥见的。我从来不承认自己的自私,因为我打从心底里是没有恶意自私过的。但是这是习惯,是陋习,我还从来没有学会不自私。这是我的自我反省,尽管不愿意但是必须承认,至少应该具备这样的勇气。从而给自己一个循序渐进,弥补缺漏的机会,让有我的团体更完美一点。

在刚刚实践结束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头绪的时候,关于这次实践脑子里总是能蹦出无数个关键词,无数句信条,无数个忠告。它们深入骨髓,告诉我这次实践带来的匪浅受益,为我大学第一年的生活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然而有一天,当已经从这些东西中获得成长的我再次回想起那段实践生活时,或者我已经忘了那些字字句句,但仍然能从中嗅到能让我获得进一步成长的佳酿的醇香。

打印 | 录入: | 阅读: